Click here
<<  万圣节之二 | Home | 像鸡毛一样飞  >>

Sep 30

Posted by on . Tags: 靡音.

北京凌晨的二环路依旧迷人。
翅膀先生要离开北京了。
我们吃火锅,喝酒,弹琴唱歌。
从非洲梦唱到花房姑娘,从披头士唱到那一年。
唱到《如果我现在》,我忍不住眼睛湿润。

假不假装脆弱都无所谓,
一直保持清醒是件残忍的事儿。
在歌声里,我觉得生活还是无限美好。

但是,你们还是,一个个离我而去了。


Designed by warren

Comments

    Submi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