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ck here
<<  孔雀东南飞 | Home | 夜备  >>

Sep 30

Posted by on . Tags: 旧谈.

R有一颗容易悲伤的心。
她的悲伤往往来源于那只兔子。

R谢谢你宠爱她,
但是她真的觉得,自己像只宠物。
仅仅是只宠物。
仅仅是只你欢愉时候惦念的宠物。

这便是剥皮拆骨之后的全部。


Designed by warren

Comments

    Submit a comment